整个荒岛转悠下来没有一丝人类活动过的迹象,白翎心都凉了。

  监视驾校教练这些日子也没闲着,一直在几棵略高的椰子树下徘徊,看得出他很想把树砍了做木筏,但什么工具都没有只能干瞪眼。

  工具箱里有把小锯子,但白翎不会拿出来。

  她觉得影子组织成员都很聪明,应该想到凭借木筏想在没有定位、没有目标、没有航线的太平洋逃生无异于痴人说梦。

  那么,驾校教练很可能察觉到荒岛上还有别的人,故意做出姿态引诱自己露面!

  这样一想白翎更加毛骨悚然,行动格外谨慎,唯恐被驾校教练发现行迹。

  荒岛太小了,跑完整个岛磕磕绊绊不过几个小时,以白翎平时的运动量两三个来回不在话下。

  然而她不敢,想必在明处的驾校教练也不敢。两人好比感觉敏锐的猛兽,可能都隐约猜到对方存在,一举一动透着谨慎不露丝毫破绽。

  如果驾校教练得知潜伏者是女人而且是漂亮女人,恐怕更会占得心理优势!

  而事实上在这样环境恶劣的荒岛,要想长期生存下去一加一肯定大于二。必须联起手来分工合作,垦荒种地、圈围草屋、近海捕渔等等,还要依据天气储备些食物供不时之需,如强台风、热带风暴……

  体力充沛的孤男寡女,时间久了住到一起也正常吧?荒岛生存模式就是如此,理当建立起亲密而信任的关系,纵使在陆地上势不两立也得服从大自然的威力。

  一个阴沉沉的下午,白翎穷极无聊地伏在火山岩之间透过缝隙看着驾校教练去了西部港湾,暗猜他又去摆弄那个趴窝的发动机,正准备眯会儿,陡地瞳孔放大、全身肌肉紧绷!

  望远镜里,海平面上突兀出现一条渔船!

  这是白翎自流落荒岛以来头一回看到船体,因而判断此岛偏离通常所处的远洋航线,得到救援的机会极为渺茫。

  第一反应是发信号弹,吸引渔船注意!过了这个村没了那个店,机会难得。

  手刚探入怀中又停住。

  白翎念如电转很快想到两个问题:偏离远洋航线的渔船出现在这里,恐怕绝非为了打渔!

  那场海啸肯定对中方、美方、影子组织都造成致命打击,三个方面都有可能利用渔船做掩护四处搜寻,万一来的cia或影子组织怎么办?

  这样想着,手又缩了回来。

  然而难得的机会不能错过,也有三分之一可能是祖国的人啊?白翎的手又紧紧抓住信号弹。

  反反复复几个来回,白翎终于下定决心:先静观其变,倘若渔船不往荒岛方向行驶再发信号弹,反正岛上还有驾校教练,拿他当枪使!

  就在她犹豫不定之际,渔船越驶越近,然后在离荒岛七八海里的位置停住,过了会儿放下两艘救生艇,快速驶了过来。

  说明渔船上有经验丰富的老水手,看出西部中端尽管有相对平坦宽阔的港湾,但埋伏有暗礁的可能性非常大,另外岛上究竟什么情况一无所知,万一落到海盗手里后果不堪设想,先派救生艇前来打探。

  驶入鲸鱼嘴位置附近,前面一艘救生艇似撞到暗礁突然侧转,水手落海后旋即被后面救生艘的水手救起,接下来速度更慢,开得更小心,短短两海里距离花了近半个小时才来到浅滩。

  望远镜里清晰地看到两个水手皮肤黝黑、个头不高、络腮胡子,手臂壮实有力,明显东南亚那边典型特征。

  “砰砰砰砰砰”

  花格子水手连开五枪,绿衣水手过了会儿也开了两枪。

  白翎心中一凛:这两家伙明显不是国家派遣的搜寻队,开枪的目的既有试探岛上有没有人,又有示警的意味!

  可能驾校教练也摸不清对方身份,迟迟没有露面。

  绿衣水手做了个手势,两人沿火山岩石崖下方一路往岛屿深处前进,边走边举着巴掌大的盒子四下扫射。

  糟糕,生命探测仪!

  白翎心一紧,迅疾无比地从规划好的撤退线路离开。荒岛并不大,象他们这样大模大样走法大半天就能把全岛搜一遍,自己每晚生的火都仔细用砂子掩饰好,驾校教练可没这么精细,固定不变的露宿地点,雷打不动的篝火地点,外行都一眼就能看出生存痕迹。

  思来想去,唯有利用地形熟的优势缀在两名水手后面躲开第一轮强力搜索,傍晚如果渔船那边还有增援过来,只能回撤到东部港湾海滩边,那里礁石林立便于藏身,真要是动起手来也便于闪避子弹。

  毕竟不熟悉荒岛情况,两名水手一路走到最高点四下鸟瞰,然后从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官场先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仙帝卓不凡只为原作者岑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岑寨散人并收藏官场先锋最新章节